5G規模商用:新業態帶來新挑戰

每年的“北京通信展”都是一次行業發展水平的大閱兵。

10月31日,2019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覽會拉開帷幕,三大電信運營商集體宣布5G資費套餐及11月1日正式對公眾放號,將5G推上新的熱度。

自此,我國5G業務進入規模商用階段,但厲兵秣馬已久的5G與以往幾代移動通信技術最大的不同是,它將對公眾用戶和行業用戶“一視同仁”,5G與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融合推動各行業“晉級”的種種演練步入應用落地。

5G資費用得起

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陳肇雄介紹,隨著網絡提速降費專項行動的實施,我國通信資費連續大幅下降,相比5年前,移動流量平均資費下降超過96%。

盡管如此,5G是否用得起依然是消費者最為關心的問題。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長王志勤說:“我國5G套餐資費水平低于國際主流運營商。”

從韓國、美國、英國等國際主流運營商推出的5G套餐看,最便宜的套餐折合人民幣200元/月,最貴的套餐約750元/月。從我國三大電信運營商在各自公布的5G套餐資費看,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的5G套餐均以129元起步,中國移動的5檔5G個人套餐最低128元,最高598元。

中國電信特別強調,5G套餐在增加套內流量(套內流量最高可達300G)的同時優化套外流量價格(3元/GB),以防止消費者不經意間產生高額流量費。

但是,看起來5G套餐的門檻還是比4G高。王志勤解釋說:“網絡商用初期成本相對較高,隨著5G網絡覆蓋水平、網絡承載能力的提升及用戶規模的壯大,網絡建設運營成本將逐步攤薄,5G資費水平也將隨之下降。”

王志勤說:“隨著網絡提速降費工作的深入推進,國內通信用戶已從單純關注降費,逐步轉為更加重視通信服務的質量和體驗,根據差異化服務劃分套餐檔次將是5G資費的發展趨勢。”

無疑,5G網速的加快將導致流量大幅上漲,我國三大電信運營商推出的5G資費套餐顯現出“花更多的錢享受更優質的網絡服務”這一特點,月租越貴的套餐上網速率越快,網絡限速的上限也越高。

同4G時代一樣,用戶辦理5G套餐業務不用換卡、換號,但需要一部5G手機。

從中國聯通了解到,華為、中興、OPPO、vivo、小米、努比亞等10余家國內廠商已交付了首批20多款友好體驗終端,此前熱度爆棚的華為Mate 30系列5G手機11月1日也如期開售,起步價4999元。

預計明年上半年,市場將出現2000元以內的手機,到明年底,千元5G手機將上市。

新業態帶來新挑戰

在5G發展中,電信運營商是鏈接上游移動通信基礎設施和下游終端、應用場景的關鍵一環。雖然向垂直行業的滲透將為電信運營商貢獻新的收入來源和新的業態,但電信運營商仍面臨諸多困難和挑戰。

5G工作頻段更高、數據吞吐量更大,基站部署密度和用電成本都將隨之增加,運營商建網和運維成本壓力很大。王志勤介紹,同等覆蓋情況下,預計2025年5G網絡建設總投資將達1.2萬億元,這其中包括三大電信運營商、廣電(共建共享因素考慮在內)及社會投資。

與此同時,電信企業收入增速下滑,今年上半年,電信行業累計收入同比下降0.03%。王志勤說:“目前的‘流量經營’模式難以維系,需要電信運營商創新商業模式,突破慣性思維,利用網絡切片等5G新技術手段找到新的發展路徑。”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工程師韓思齊說:“電信運營商業務觸角由傳統通信業務延伸至全新領域,貼近市場的5G應用將率先成熟。”

但是,不僅各垂直行業的信息化基礎參差不齊、需求千差萬別,5G行業應用也暫未形成清晰的商業模式,碎片化的行業需求意味著難以大規模復制推廣。

王志勤說:“5G融合應用發展是世界性難題,需要不同產業領域協同,共同探索合作共贏的商業模式,同時需要打通技術、產業、資金等多個環節,面向生產領域的新場景、新需求,重新研制新的軟硬件產品。”

目前,5G網絡已覆蓋全國50個城市的的主要區域和熱點區域開通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杭州等城市的城區已實現連片覆蓋,電信運營商邊調整邊向著5G核心業務場景加速邁進。

“最好的5G,必須以商業成功為目標。”華為常務董事、運營商BG總裁丁耘說,“對消費者而言,最好的5G意味著人人用得起,比4G體驗更好;對政府和行業而言,最好的5G是推動中國數字經濟發展、使能千行百業的高速引擎;對運營商而言,最好的5G要能夠促進5G產業繁榮發展。”記者 劉艷

幸运农场有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