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技術供給層面存在短板 消費端帶來了相應的焦慮

5G商用時代來了。從試點城市的“點”狀試用到大規模商用也許用不了多少時間。4G商用時代的市場可供參考——只要基站建得足夠多。5G商用,在全球性競爭的市場躁動中啟動,5G商用要比預期來得早些,5G技術和設備尤其是基站建設能否和預期同步,值得關注。

去年11月份,美國發放了第一批5G牌照,僅僅在一個月之后,就正式落地商用,我國發放第一批5G牌照是在今年6月份。和4G以前的通信技術相比,5G時代的中國通信技術算是領先的,中國有華為、中興兩大科技企業,其技術和設備成為美國科技戰的目標,也凸顯其5G技術的先進性。華為在全球拿下數十個5G訂單,凸顯了中國5G技術的實力。

據報道,中國2G、3G的退網是移動通信更新換代的必然選擇,也是當前國際上各個國家的主要做法。隨著4G覆蓋非常完善,我們的4G網絡都已經覆蓋到98%以上的行政村,而5G的商用列車也都開動起來了,我國移動通信的網絡面臨著2G、3G退網的條件已經逐漸成熟。由此亦可一窺中國5G商用的“時間表”——中國移動年底將落地5G商用,明年將覆蓋300所城市。另有分析認為,中國5G將在2025年拉動10萬億GDP。

5G技術就是最好的生產力,這是5G引發全球競爭的關鍵所在。從中國到美國,從日本到歐洲,都希望在這波以5G技術為核心的科技革命中建設網絡和數字強國,打造智慧社會,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數字經濟、共享經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

中國依靠4G時代的移動支付、電商經濟和共享經濟平臺,數字經濟規模全球第一。依托先進的5G技術,中國將在新科技革命時代繼續領跑全球。然而,大國力量的深度介入和激烈競爭,也導致5G商用的市場躁動,使5G技術供給層面存在短板,也在消費端帶來了相應的焦慮。

其一,沒有哪個國家的5G技術和設備能夠一統全球,大國博弈介入5G技術之爭,對5G技術和設備的全球化帶來了滋擾,導致5G技術商用進程產生波折乃至挫折。加之基站建設需要時間和資本,5G技術無法像4G時代那樣做到全球市場的快速覆蓋,反而會因為大國間的競爭帶來“孤島”化。如此,5G技術商用普及的步伐就會打亂,5G技術能否最終變成無死角的全球性覆蓋也成了問題。互聯網本身就是大數據之網,數據斷檔不成網絡,5G商用技術也會大打折扣。

其二,5G商用技術最終要通過萬物互聯才能將整個社會、產業智慧化和智能化,譬如讓互聯網駕駛成為現實。而且,人工智能所有設備都是全球化的產物,若全球化的產物不能有全球化的5G網絡匹配,5G商業的科技生產力也就很難釋放出真正紅利。中國也好,美國也罷,以及其他國家,在5G技術方面都有自己的優勢,也有自己的短板。中國雖然在5G技術和設備上有優勢,但在設備終端系統和芯片上有硬傷。如全球市場不能優勢互補,而是惡性競爭,5G時代的商用紅利也就成了鏡花水月。

5G時代不是互聯網技術的終結,理論上的高網速會受到技術、設備的制約。因此,5G技術能否催發智慧時代的到來,也需要時間去檢驗。從華為到其他企業開始6G時代的技術研究,也許說明5G時代只是拉開了智慧時代的序幕,萬物互聯的夢想還在遠方。從消費層面,人們更關心的是5G商用是否經濟,如套餐費用和手機費用等問題,消費端對5G技術和生活、消費領域的結合是否真的如想象般的那么美好。

幸运农场有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