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晚報:免費臨床指南被用來收費,違背公益原則

日前,一篇名為《中華醫學會的臨床指南應該是公開的免費的》的文章在醫療圈內流傳,該文揭露了義務編撰的臨床指南在使用時,被中華醫學會賣給各個第三方的知識平臺,需要付費閱讀與下載的問題。

作為指導某種疾病診斷與治療的重要依據,臨床指南是醫學家們在檢索和循證大量臨床研究基礎上,所給予的最科學、最權威的建議。在絕大多數的國家,在醫學領域,各學會的臨床指南通常都是公開免費,是在各學會的官方網站上可以查到和免費下載的。

中華醫學會將眾多醫療專家義務撰寫后的心血打包售賣給其他第三方平臺,之后再由第三方平臺將相關文件進行“零售”。這一模式不僅侵犯了醫療專家的知識產權,也會讓不知情者連帶對這些醫療專家產生質疑,懷疑其從中牟利,讓無辜專家的名譽受損。而本應免費獲得的臨床指南資料,卻要收取高昂費用,讓醫學界人士以及對此有需要的其他各界人士買單,也會阻礙到用于大眾健康事業發展的知識信息自由流通,可謂富了少數人卻讓大多數人為此受害。

這并非中華醫學會第一次引來爭議。早在2014年,國家審計署通報“國務院關于2013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報告指出,2012年至2013年,中華醫學會以廣告展位、醫生通訊錄和注冊信息等為回報,以20萬元至100萬元不等的價格,公開標注不同等級的贊助商資格,賺得盆滿缽滿。

從廣告展位、醫生通訊錄、注冊信息到如今的臨床指南查詢,統統實現“有償提供”,這不禁讓人疑慮,中華醫學會這個聲稱由中國醫學科學技術工作者自愿組成并依法登記成立的學術性、公益性、非營利性法人社團,是否已經轉變成了商業盈利機構?

這起事件,讓人不由得聯想到前一陣曝光的“知網”事件。知網將他人創作的學術論文低買高賣,一年年收入數億。類似于中華醫學會、知網這樣將他人無償或者低費用提供的知識產權作品,轉而以高價售賣,從中謀取巨額價差,不僅是商業交易上的不公平,更是將知識產權異化為“無所不賣”的賺錢工具,已經背離了基本的社會發展倫理。

而值得深思的是,對于中華醫學會、知網此類行為,雖然法律專家已經指出其本身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性質所在,公共利益也因此嚴重受損,但此類現象卻一再發生。歸根結底,還在于目前對于此類現象,社會只能采取質疑、批評等“軟監督”方式,而更具強制性和威懾力的司法監管尚未真正啟動。

有鑒于此,筆者希望對于此次中華醫學會把免費臨床指南用以收費的問題,司法部門能及時介入調查,對其所存違法行為依法予以問責。唯有如此,一雙雙伸向知識產權的非正當牟利之手才會被叫停,學術生態才能有效凈化,知識產權的價值才算真正得以保障。

幸运农场有规律吗